民眾可分享的司法博物館 專業主題博物館的成形 台南地方法院舊院舍再利用探討 古蹟與歷史建築的修護倫理 專業者推動閒置空間再生的方向 空間再造博覽會座談記錄 展覽評量建議
 
● 專業者推動閒置空間再生的方向 ─ 從日本『谷中學校』的經驗談起
文/王惠君

「 谷中學校不是老師教學生的學校,而是大家一起在體驗中學習的學校。專業者在地方,如何結合人和地方歷史文化,使地方在面臨時代變遷的現況下,以和諧的方式逐步前進,而不是抹殺過去,對地方的居民和專業者來說,都是必須學習的過程。谷中學校自誕生以來,經過了十二年,從小地方的閒置空間再利用、都市角落變公園,到中期在「藝工展」或環境學習等活動中,創造出人與人之間的邂逅,從相識相知到建立人際網絡,轉變到改變新建大樓計畫運動和擔任地方事務所的角色,目前已面臨重新思考谷中學校本來的意義,學校的活動與個人工作之間的關係的時期。屬於硬體的環境再生與屬於軟體的人際網絡之間的關連,一直是他們思考的中心。

谷中地區雖然位於東京都心山手線電車路線上, 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寧靜氣氛, 承襲了過去的歷史文化,留存有眾多古寺與街屋,其旁就是周邊有美術館、博物館、東京藝術大學等的上野公園。看過上野森美術館、東京都美術館、國立博物館等,可以順道走到谷中。但是谷中也面臨種種現代化之後的課題,像大小規模不一的土地使用更新、拆除新建、通過性交通的增加,生活環境中安全性受到威脅、對災害發生和高齡化的擔憂等。他們思考的方式是藉著內在關係的再生與外在關係的再生,以及相互之間關係的再生,來面對今天時代面臨的社會性變化之下,仍能追求地方環境的豐富。閒置空間再生的推動與實踐,對他們來說不只是硬體的再生,也是對過去人際關係和生活經驗的重視。

因為這樣的認知,促成了吉田屋本店成為下町風俗資料館, 蒲生家成為谷中學校所在, 伊藤家的街屋與倉庫成為畫廊等再生的實例。在這個東京地價高昂的地區來說, 可以說是難以想像的事。並且除了吉田屋之外, 其他的實例都是民間自己所進行的。屋主對老建築與地方的感情, 老屋令人感受到溫暖質感的魅力以及重視地方文化的風潮共同促成了閒置空間的再生。

「柏湯」變身為現代美術館

以「柏湯」的再生的實例來說,過去老社區常出現的「錢湯」, 也就是公共澡堂, 今天雖然因為各家庭多自己設有浴室而失去了當時的重要性, 而所有者認為過去澡堂一直扮演社區中心的角色, 希望今後這棟建築也能繼續作為社區中心而再生。這樣的想法使得公共澡堂的閒置空間活用, 一方面誕生了有特色的美術館, 同時也保存了谷中的街道氣氛.

有兩百年歷史的「柏湯」建築所有人松田希望它更新為新的使用,但又希望同時保留大家對錢湯的記憶;希望它不只是留下建築的外觀,更希望它和以前一樣能成為附近居民可以輕鬆進入的開放空間,最好還能是使大家得到休憩的場所。

當它決定變成現代藝術的畫廊而再生之際,畫廊所有者白石希望在確保展示上必要的大空間與牆面的同時,還要盡量保留錢湯的氣氛。因此再生設計的目標就是將錢湯這樣最傳統、最日常生活化的空間,變成非日常的、展示最新美術品的有趣的空間。

在平面計畫上,將原有換衣空間和洗澡空間作為展示空間,熱水爐所在作為倉庫和小展示空間,住居部分改裝為事務所。走向二、三樓的樓梯和展示用的牆面增設於原來的浴槽所在位置,樓梯兩側的牆面上也展示著小的畫。櫃臺位置和原來一樣,並且櫃臺的台面使用了燒熱水鍋的蓋版。

櫃臺左側是比展示空間高一層的會議空間,可以作為工作人員討論和接待客人的空間,也可以成為參觀人休息的座椅。外面還有等高的陽台空間,舉行派對時還可以向外延伸,非常方便。

在構造與設備上,雖然是木造建築的改裝,但並不特別去變更結構,只是因為換衣空間和洗澡空間的牆和柱除去了之後,必須加上以150*150的H型鋼柱與桁架補強。還有地板可能會展示大型作品,所以必須將樓版做成150公分厚。

展示用照明有三種燈,各有獨自的回路,可以因需要而調成各種顏色的燈光。

經過這樣專業變身,「柏湯」現在仍以不同的方式與地方上的人們有親密的關係。

谷中學校透過與人的邂逅,創造了使閒置空間得以再生的機會,而得到再生的建築又會繼續創造更多人與人之間邂逅的機會,使環境的再生與人的再生互相得到良性的催生。

這種方式,可以說在過去保存與新建兩種模式之外,又加入了再生設計的第三種可能性。

探討「再生」的意義

再生是什麼?
用各種手法來保存與改修並且使建築再度得到新生命。這樣的方式不但使街道的記憶得以留存,使傳統工法與匠師的手藝得以流傳,也對省能有所貢獻,有益於環保等。本來是民宅、倉庫、工廠、學校、教堂、辦公室、澡堂等各種建築,它們不一定是有名的建築,改修再生之後搖身一變成具有餐廳、複合式商業空間、展示資料館、音樂廳等各式各樣的新功能。藉著專業的設計思考,將它們所擁有的歷史空間與現代機能結合,帶來另一種新的創造。

再生是積極的盡可能發揮原有的空間特質,卻又非一成不變,更要賦予它們新的生命。建築再生作為一個創造行為時,不只是保存過去,應該是在既有的建築上,留下今天社會所賦予的時間感。時間感不只是時間的感覺,時間感是人們如何去感受時間的流動。對各不同年齡層與不同地區的人,在時間流動上的感受也會有所不同,要使此時此地的人們如何感受到「時間感」?正是再生設計上重要的挑戰。

相對於日本在文化財保存上的嚴肅,就再生來說,認為應以更積極的態度來面對。建築定位於各個時期的經濟與社會潮流脈絡中,建築規劃方針也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

另一方面,在既有的工法與材料中,令人感受到建築內在的脈絡,同時以新的創意、色彩或造型等,在現代與過去的對比中,表現時間感,表現時間的累積或層次,使現代也成為其中的一層。

使建築在再生之際,至少有兩個時間感的材料、工法、設備與法規,在一棟建築中出現;雖有兩個時間感,卻又成為一個存在,這兩個時間感互相認同彼此的異質性而共存。時間感的共生是非常重要的事,過去形成的時間層,未來還會繼續累積的時間層,使建築生命得以生生不息。不同的構法、不同的材料、不同的設備等的加入,都是展現時間層的方式。例如在木造倉庫兼用展示室中加入防火與防盜系統,但是卻不影響木造的架構,將耐火牆與木構架分立;或在既有的牆與柱之間組入照明系統,在連續基礎上造展示台,使兩種系統共生,並在新的外牆與原有外牆之間做休息角落,使新舊的對比更為顯著,都是其中的一些方法。

既有的工法與材料在建築脈絡中被解讀是非常重要的事。有時將新的設備組入舊的構造中,例如將格子天花的板的部分取出,代之以壓克力板作為照明面,或將二樓的樓版去除一部份,一方面成為挑空,另一方面也成為空調機的安裝位置,同時可以看到風管與木構架也令人感受到時間感。積極性的保存就是既要發揮原有建築的特色,卻也不將新的建築曖昧的混入,而是令人感受到兩個時間感的共生。

再生設計的程序

這樣的再生設計,工作的程序包括了調查、設計與瞭解匠師。
一、調查:調查內容不只是現況的外觀與結構,還要掌握從創建以來到今天的建築變遷和生活歷史。對這些看不見的東西比看得見的東西進行更詳細的調查,如何來對待這些建築的內涵,是決定設計方針的根據。

在再生建築的案例中,會發現有的新生活能和建築和諧,有時卻令人感到不甚和諧。關鍵就是在於是否在事前調查過人們的生活內容而來。建築內部常常蘊藏了許多秘密,有待仔細發覺才能得知。

二、設計:新建築的設計就像在白紙上畫畫,而再生建築則像在既有圖面上畫線。因此必須在確認既有狀況的價值之下進行,如果以完全新建的思考來進行設計,就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其中,使原有建築的生命遭到抹殺。為了滿足設計者自己的表現,卻使設計與建築都難以發揮。此外,既有空間的再生如果只是做表面裝修,也會導致失敗。再生設計必須與建築的生命力協調,才能誕生真正的好作品。

三、匠師:建築與製作他的匠師以及其技術都有重要意義。過去的匠師,會對為興建建築而取用的木材做最大的利用,即使是彎曲的木材也會想法子使用。手工是人的心和技術一體的表現。過去的匠師和今天比較起來,過去的水準比較高,那就是因為今天可以藉助於機械,但是過去卻可以完全用手工。手工和機械比較起來,手工常因人的情況和工具微妙的差異而有所不同,而機械雖然非常有效率,但卻使導致單一化,成為完全沒有表情而乏味的產品。每一個手工作品都展現出匠師的誠意,這也是舊有建築令人感受到溫暖的一個秘密。因為沒有比誠意更美的東西。

四、改善:閒置建築如果已經老舊衰微,再不加入新的補強或元素,就像風中殘燭,或是生病的老人,給人黯淡的感受。但若給予適當的改善,使其再生,就像使老人重獲健康,儘管年齡隱藏不住,而歲月的痕跡卻令人感受到年輕人所缺少的深沈魅力。舊有建築的木料、磚石材經過長久的時間之後,色澤和質感都令人感到安定,其中的空間令人感到寧靜,而產生信賴感,使人覺得心靈得到慰藉;經過適當的結構診斷,針對弱點進行改善就能使舊材料的優點得以發揮。


思考的方向

台灣在推動閒置空間再生上,專業者一直面臨創造與保存之間的掙扎與矛盾,到底什麼地方可以改變,加入新的元素,什麼地方應保留,一直是討論的焦點。重新由日本的經驗思考再生的本質,積極性的再生,不只是建築本體的再生,也是人們心靈的再生,人際關係的恢復。再生還能聯繫新舊使用者的心、匠師與設計者的心、地方居民的心。人與建築的關係之建立,首先在於瞭解,不只是表面,還有內心以及過去,才能產生使建築生命得以流傳,又能與今天的時代共生,共同維繫時間感、留存時間層的設計。因此,舊有的保存與新的加入都是豐富建築生命的泉源,只要能誠懇的面對和展現時代。這樣的創新思考將使推動閒置空間再生成為在建築保存、建築設計之外的第三個思考方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