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司法博物館 一個會說故事的古蹟 臺南地院作為司法博物館說帖
 
● 催生司法博物館
並非每個地方都有條件成立「博物館」,昔時的器皿、建築,重現過去的生活場景讓歷史軌跡足以延續下去,至少讓孩子了解自己的家園及生活環境的變遷。有時共同的回憶足以形成更大的生命力。

世紀末的懷舊風潮已成時尚,人們重新體認老建築的珍貴,市區裡的老屋改裝成咖啡館或展示空間,連新化老街也倍受人們重視。我們有幸在被列為二級古蹟的台南地方法院工作,法院將搬遷新址,對於這座司法人的精神堡壘,被譽為日治時代最偉大的三大建築之一,我們疾呼大家重視它的存在。
  臺南地方法院,蒐集了這塊土地上發生過的司法歷程片羽。
這裡,日本當局曾審理著名的礁吧哖事件。

  這裡,日治時期著名的湯德章辯護士,歐清石、顏春和、黃百祿、柯南獻、王清風、黃祺祓等辯護士,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黃演渥、台南地方法院洪壽南判官,以及戰後為台南地方法院檢察官之張有忠等,或設籍於此,或在此執業,出入於此建築,均為碩彥名流。
  這裡,聽得見當時二二八事件石像圓環上的槍聲與呼號。

  這裡,戒嚴後期的群眾抗爭,籍由審判合理化的政治社會控制,均曾一一見證。
  唯據聞目前部分台南市藝文界、市政府人士,有意說服司法院將之規劃為美術館、藝術館,作為藝文界的展覽場所。  
我們認為藝術教化雖然重要,然而值此高唱司法改革、落實法治教育的時節,在台灣百年來,司法與政權力量消長,法治隨著現代化腳步崎嶇地前進,卻未曾有一個場所蒐集這塊土地上發生過的司法歷程片羽,從雜蕪的史事洪流中,整理出明晰的法治發展軌跡,啟迪猶未能了然法治意義的台灣人民,此方為憾事。
如今有台南地方法院這樣一個環境優美的地方,它可以成為全國唯一彰顯法治精神的建築。此所以在司法院行將決策之際,我們要殷切呼籲,應將台南地方法院建築經營成司法博物館,作法治教育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