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司法博物館 一個會說故事的古蹟 臺南地院作為司法博物館說帖
 
● 一個會說故事的古蹟 - 地方法院的保存與再生
台南需要一座美術館,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是以地方法院作為美術館是否是適合,筆者的答案是「太浪費了」。
市府文化局想利用地方法院作為美術館,無非是以老建築再利用的觀點,將地方法院做一番再利用,說的白一點就是「沒錢」,利用現有的建物可以省錢,這樣的思考這不是為美術的,而是政治的。要再利用火車站倉庫、舊公會堂的吳園藝文館、社區活動中心…..等都可以用,為何一定要用地方法院?
以地方法院的建物本體作為美術館,是一件很困難的任務,首先是空間的變更,地方法院是省級(第二級)古蹟,文資法規定任何維修變更都需要經過審定,省級(第二級)古蹟歸內政部中部辦公室審定,成為美術館如此大幅度的變更通過審定的可能性是很低的,且在未來的使用上更是限制重重,恐怕連展覽的更替都有問題,如何作為美術館?

地方法院精采的建築物,從建造到搬遷一路走來都是法院,配置、使用都可以說是台灣最有資格作為代表見證司法的建物,推動成為所謂「台灣司法博物館」保存再利用是許多人期待的做法,但是如何著手是最重要的。我僅提出幾點看法與建議:
一、台灣的博物館大多是大興土木的,如果要以地方法院作為博物館必須注意作為古蹟實體有許多再利用的限制。
二、司法博物館要做什麼?作為一座博物館當然有它基本的典藏、教育展示的功能,要博物館「說什麼」也許必須更清晰而明確,因為「司法博物館」的帽子太大了,它可能涉及人權、法律、歷史、懲戒與人類……等不同的研究範疇,我反倒是建議善用建築本體空間,因為精采的地方法院建築空間與設施就構成一座博物館了,發生在這裡的許多故事就是軟體材料。想想善待老建築的方法,市民有一天有機會帶著孩子進到法庭坐坐法官的位置、聽聽焦吧年事件的故事,讓它成為一個會說話的古蹟。
三、確定博物館定位、方向流程:台灣的「博物館專業人員」十分的欠缺,將它改成博物館最重要的是什麼人來管理、規劃,是專家學者?司法單位?發包?我反倒是建議成立一個實質的工作小組,專家學者作為協助,工作小組完整參與規劃到完成,而後的博物館的組織再由工作小組轉任,確保館方的永續發展與管理。

《作者為黃建龍•台灣府文化學院工作室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