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司法博物館 一個會說故事的古蹟 臺南地院作為司法博物館說帖
 
● 臺南地院作為司法博物館說帖

日治時期興建的台南地方法院,隨著新法院建築的落成,即將走入歷史的另一個階段。對於此件兼具歐洲多種造型風格,富有歷史意義的建築,倘若能規劃為司法博物館,將能充分地體現台灣司法變遷的風貌。唯據聞目前台南市藝文界、市政府等有意說服司法院將之規劃為美術館、藝術館,作為藝文界的展覽場所。我們認為藝術教化雖然重要,可是全臺各縣市美術館、藝術館林立,台南市亦不欠缺藝文展覽場所,多一座美術館,不過錦上添花。然而值此高唱司法改革、落實法治教育的時節,在台灣百年來,司法與政權力量消長,法治隨著現代化腳步崎嶇地前進,卻未曾有一個場所蒐集這塊土地上發生過的司法歷程片羽,從雜蕪的史事洪流中,整理出明晰的法治發展軌跡,啟迪猶未能了然法治意義的台灣人民,此方為憾事。如今有台南地方法院這樣一個環境優美、富歷史價值又具司法特質的巍峨建築,放棄其獨具之司法象徵,轉作藝文展示之用,不僅是司法界的損失,也使台南市錯失坐擁全國唯一彰顯法治精神的建築。此所以在司法院行將決策之際,我們要殷切呼籲,應將台南地方法院建築經營成司法博物館,作法治教育之用,勿暴殄天物移作他途。

台南地方法院位台南市府前路一段三○七號,附近地域在明鄭時期稱為「兵馬營」,是軍營所在。日據時代,日本人在十九世紀末期於全台各地興建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台南地方法院則是在一九一二年才開始興建,相對於其他法院時期較晚,但結構宏偉,富麗堂皇,精緻的圓頂、八角鼓環、法國馬薩式屋頂、富彩光效果的牛眼窗、希臘列柱等等,具歐洲多種造型風格,氣象萬千。與「總統府」、「省立博物館」並列為日治時期台灣三大建築。

從此一個有軍事背景的地方,搖身一變為地方上的法律秩序象徵。台南地方法院雄立八十八年,直接在這裡發生的,就有不少司法史蹟。如落成未久,一九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日本當局就在這裡審理著名的漰a哖事件。經過六十天的審訊,判處死者高達八百六十六名,舉世譁然,輿論壓力使得總督府宣告減刑,但已有余清芳等九十五人被絞殺。唯隨後,日治時期台南人文薈萃,產生了除了著名的湯德章辯護士以外,還有歐清石、顏春和、黃百祿、柯南獻、王清風、黃祺祓等辯護士,另有卒業於日本東京、京都帝大等一流學府的台南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黃演渥、台南地方法院洪壽南判官,以及戰後為台南地方法院檢察官之張有忠等,或設籍於此,或在此執業,出入於此建築,均為碩彥名流。這些法界精英,有的不幸如湯德章、王育霖在二二八時期隕難,有的橫跨政權更迭,如洪壽南、黃百祿者在國治以後扮演要角。二二八事件舊台南市政府前的大屠殺,距離法院只有兩個轉角街段,在這裡,當時應該聽得到石像圓環(後來之民生綠園,現改為湯德章紀念公園)上的槍聲與呼號。隨後國府大規模整肅、白色恐怖,戒嚴後期的U眾抗爭,籍由審判合理化的政治社會控制,在這裡均曾一一見證。可是在這同時,隨著經濟現代化,政治民主化腳步而來的司法革新,這棟建築也未曾自外於潮流。最後,這棟建築所在法院的轄區內,產生一位從擔任反對運動政治犯律師,終而投身政治,實現政黨輪替當選總統的法律人。因此,這棟建築可以從它見證的滄桑,軸射到這塊土地上的所有司法歷程,它有資格成為台灣司法歷史的表徵。

台灣的司法史,有一個崎嶇的發展歷程。清代的司法體系,由於沒有權力分立的觀念,因此地方官行使司法權時,關心的是能否完成行政機關的收稅、維持治安等任務,而非以實現人民的權利為宗旨,加上貪污收賄成風,法治觀念自難深入人心。日治時期,雖因帝國統治對臺籍有不公平待遇,但是日本人強調秩序,重視司法威信,投入大筆經費用於司法建制。由日治末期,台北地方法院長的官舍室內面積高達五十四坪可見一般。對於司法人員的種種優渥待遇,所對應者並非司法對行政的服侍,而是司法獨立。在一九二四年,由檢察體系發動的一次全島同日大規模搜捕異議分子的「治警事件」中,台北地方法院長對於這件明顯由行政高層授意發動的逮捕行動,在檢察官蒞庭作了六小時的求刑論告後,其判決竟是宣告被告全部無罪。

司法的獨立加上司法人員的廉潔與公正,使日本的法治建設即使在台灣脫離殖民統治後,仍有為台灣人所懷念者。

此外,臺籍法律人主要活動領域的辯護士界,也組成臺灣辯護士協會,在戰前的人權擁護運動中,發揮了莫大的功能。國府時代,軍事政權帶來中國由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過渡的尷尬處境,以及百年憂患下的動盪體制,經過一場司法人員大換血之後,台灣的司法在戒嚴體制下,終難逃脫政權附庸的地位。唯當年在大陸草創法治的碩彥鴻儒王伯琦、史尚寬等亦隨府來台,亦有日治後期的台籍法界精英如洪遜欣、蔡章麟等耨力於法治教育,司法界之中更不乏耿介之士,諸賢苦心經營,默默累積,隨著民主化腳步,從審檢分立破冰,司法人員待遇提高等措施,司法制度革新也緩慢前進。然後,在野有人權律師護衛異議、弱勢團體,衝擊被政權馴化的司法威權,終有民間司改會成立,大力推動司法改革工作。司法院也從台中開始點燃司法改革的炬火,法官上草山舉白布條爭取司法預算獨立。另從第五屆大法官會議開始,大法官會議解釋激增,司法權終能開始擔任憲政之守護者,在憲政理念下節制行政與立法之濫權。素為政權禁臠之檢察體系,從高新武、彭紹謹等零星悲劇英雄,增殖為台中與屏東之改革派孤島,終在背負行政權凌駕檢察權的屈辱,又遭質疑司法官地位的內憂外患下,於八十七年五月檢察官改革運動在數日間燎原於全國。舊政權於政權保衛戰之際,終不得不於八十八年七月因應時勢而召開全國司改大會。然旋踵間,政權輪替,借助於電腦網路的新媒體空間,警察改革協會、調查局改革協會、政風改革協會一一成立,所訴求者,無非落實機關法治、革新行政。司法改革已從司法核心的法院發揮力量,從上到下,從下到上,勢將影響所有國家機關,並將法治精神澆灌於民間社會,從方興未艾的司法改革運動中,我們看到在這塊土地上建立法治社會的希望。



透過法治的宏構細管所流注的是什麼呢?無非是國家初立時,透過憲法上的人權理念、機關體制設計所揭諸的共同幸福生活誓願;無非是多元社會各方力量,在公平遊戲規則下,折衝協調以使社會穩定進步的民主理性;無非是藉由自然調整的精細設計、合理分配,以銜合理想與實際,導U體盲動之原始勢能於無盡人性昇華的現代政治創意。司法鼎立於行政與立法間,扮演立國精神的看守者,社會糾紛公平的仲裁人,其地位宛如古時之廟堂社稷,在價值迷失時,得以溯源尋根的精神堡壘。那麼除在現實功能上司法制度體現於各級司法機關外,是否亦應為司法精神尋覓一具象徵能力,以凝集人民焦距的宏偉建築居所,供作其具象表徵?

回顧數百年來,在這塊土地上艱辛的司法發展歷程,難道我們不值得擁有司法史蹟的陳列場所嗎?面對方興未艾的司法改革風潮,是不是也應該及時蒐集里程建樹,以承先啟後?展望法治社會遠景,又豈能不積極善用資源,發揮創意,多方啟迪民眾?比起替代性高的藝美博物館,全國獨具的司法博物館所蒐羅的,才真正是此地生民為共同幸福生活誓願,紮實奮鬥的精神創作。

司法博物館創建目的,是透過司法資源及史料之整理、研究、展示,讓全民瞭解憲政體制下,司法在為維護人權與社會公義所做的各種努力,希望今天的孩子從司法博物館走出來,有一天會站在我們的肩上,創造更符合人性的社會。在其內部組成上,可以大分為檔案蒐集、整理的保存、研究單位,以及進行社會教化的展示、服務單位。前者,應由檔案庫、圖書室、研究機構組成,職司蒐集司法資源,特別是史料檔案,加以分析整理,結合成功大學、中正大學之法律系所,以及在地的法律、史學專家,使本地成為國內司法史的研究重鎮。後者,則應有展示廳,以有系統、有創意,生動而切要的方式,羅列各種司法文物、史料,作為與民眾溝通司法理念、法治制度的場所;另須建立對一般大眾服務的圖書、資訊、視廳中心,提供較通俗實用的司法書籍、刊物,電腦軟體,探討法治意義的電影、紀錄片等供人民閱覽;還要有公關部門,主動邀集法界人士、學者專家及民眾,進行有關司法研究及法治教育的活動;可以設置法院劇場,以戲劇方式展示司法活動;甚至可以附設法律諮詢室,結合地方法律服務資源。博物館本身也可以有出版部門及賣場,提供相關的司法教材書籍和紀念品販售,並設咖啡座、簡單餐飲供參觀民眾休憩之用,此可以創造營收,補貼博物館之營運。

如此綜合專業研究及通俗展示的功能,再加上台南地方法院本身的建築景觀,必能成為出色的博物館。至於周邊地位,其位處台南市中心之文教區,交通便利,從台南火車站沿中正路到石像圓環、氣象站、舊市政府官舍(將改制為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警察局、農田水利會、孔廟、蕭氏節孝坊、武德殿,一路走來均是重點史蹟,來到獨步全國的司法博物館後,再從永福路過去武廟、天后宮、赤嵌樓等,可以連成完整文化史蹟之遊覽動線,成為觀光的熱門景點。
從天時(司法改革風潮)、地利(觀光動線上)來看,若能良好經營,司法博物館都不會只是法律人獨享,曲高和寡的少數人珍藏,而將是能活潑地供應司法資源,富有法治教育意義,吸引全國眼光的台灣人民共同資產。

法律作為國家社會共同規範,有行為指導與形塑價值決定的功能,深層地影響人群之聚散認同。但如果我們不能將形塑法律以反應價值判斷的司法史實,定期做有系統地專業記錄,為意義之傳遞與淳化,任其湮滅渙散,那麼不但容易造成法律原有價值決定的異化,無法成為族群的集體記憶與精神財產,從而不能成為該人群內部相互自我認同的重要特徵,也同時喪失一個與其他集團區別的外在準據。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值政權更迭,反省歷史,自我辨識,建立國家認同,以抉擇前程,乃當前要務。因此,一座紀錄國家規範歷史,反芻憲政精神,深化人民法治意識的司法博物館,將會有適時而深遠的影響力。各國人民到華盛頓DC時,經常會到越戰紀念碑、林肯紀念堂及華盛頓紀念碑,摸著黑色大理石上刻著名字的悲憫,或是晚上感受民有民治民享的肅穆,在夕陽西下時林肯紀念堂閃爍的萬丈光芒,彷彿在告訴世人美國的立國精神及法治制度,從中能反芻獨立宣言、匹茨堡演說中的公義力量。台南地方法院若能成為司法博物館,是否也能有類似的提昇功能?請大家一起來共同支持與努力!
↑TOP